司法系统不干净!乌克兰严打腐败法官群体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2017-06-12 10:28: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081507

  近期,乌克兰当局正在推动针对腐败法官群体的专项打击行动。本应公正判案的法官群体,近年来却屡屡曝出腐败丑闻,在激起乌克兰民众愤怒的同时,也受到国际社会关注。

  在最新调查中,一名法官年薪大约1万美元,却佩戴一块3000多美元的瑞士名表,家中仅现钞就多达近40万美元。面对人们的质疑,他却回答:前妻赠予。

  瑞士名表 巨额现钞

  今年5月,乌克兰法官阿图尔·叶梅利亚诺夫在互联网上发表一份公开声明,承认自己拥有一块被誉为“表王”的瑞士宝玑名表,以及总额将近40万美元的现钞。

  媒体5月25日援引乌克兰高等司法委员会的声明报道,叶梅利亚诺夫涉嫌在向其他法官分派商业案件时以权谋私,受到检方的刑事调查。早在今年1月12日,他就因涉腐而被停职3个月。

  在调查过程中,这名法官的资产状况引发关注。迫于压力,叶梅利亚诺夫公开了部分资产状况。以他手上一块宝玑名表为例,其价格为3000多美元,相当于他年薪的三分之一。

  根据叶梅利亚诺夫的财产申报资料,他2015年年薪为22.62万格里夫纳(约合1.04万美元),却佩戴一块售价6.8万格里夫纳(约合3113美元)的宝玑名表,还买过一把售价11.3万格里夫纳(约合5173美元)的卡宾枪。此外,他家中有大量现钞,包括本国货币格里夫纳,以及美元、欧元等多种外汇,总额相当于38.3万美元。

  检方怀疑,叶梅利亚诺夫在向其他法官分派商业案件时存在暗箱操作,特意把某些案件分派给某些法官并要求他们做出特定的裁决。一旦有法官拒绝配合,叶梅利亚诺夫便设法把他们从相关案件中“踢出去”,以便操纵审判结果。

  目前,针对叶梅利亚诺夫的调查仍在继续,而他已被勒令不得出国。叶梅利亚诺夫声称,自己之所以能过着阔绰的生活,完全是得益于前妻斯维特拉娜的资助。斯维特拉娜是一名成功的女商人,先前在顿涅茨克生活,后来迁居奥地利维也纳。

  叶梅利亚诺夫解释说,他需要飞往外地探视与前妻所生的3个子女,曾于2015年接受前妻提供的300万格里夫纳(约合13.73万美元)资助。

  “她是个富有的女子,拿得出这笔钱。她的收入一直都这么高。为了能够经常飞去探视女儿,我需要用钱,而我的薪酬不足以支撑这样的生活方式,”叶梅利亚诺夫说,“我没法告诉你,(她的公司)都在哪些方面赢利。反正事实就是,没有哪一项业务不挣钱。”

  随着乌克兰危机爆发,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州、卢甘斯克州自2014年起武装冲突不断。按叶梅利亚诺夫的说法,前妻旗下公司的账目资料来不及带走,都留在顿涅茨克。这意味着乌克兰检方将难以进行调查取证,使得这桩令人疑窦丛生的案件陷入查无对证的境地。

  法官腐败 激起众怒

  事实上,叶梅利亚诺夫正是乌克兰当局整治法官腐败专项行动中的一个最新案例。不少分析人士表示,本应公正判案的法官群体,近年来却屡屡曝出腐败丑闻,以致激起乌克兰民众愤慨,要求彻查的呼声持续高涨。

  今年4月,乌克兰总理弗拉基米尔·格罗伊斯曼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我们打击腐败的努力中,最弱的一环就是乌克兰法院(意指法官群体)。”

  乌克兰中央银行在多份声明中指责道,央行在调查中发现了一系列“僵尸银行”,这些银行参与洗钱等犯罪活动,俨然成为某些政商大腕的“提款机”,但当央行试图关停这些银行时,司法系统却不断加以阻挠。正是由于多名法官就这些案件所作的裁决,至少12家“僵尸银行”得以继续运营,央行却束手无策。

  据媒体统计,在5月10日刚刚辞职的乌克兰央行行长瓦列里娅·贡塔列娃在任期间,乌克兰180家银行中的88家被关停,理由均是涉嫌参与洗钱等活动。

  不少民间团体、媒体机构和观察人士担忧,腐败法官的这类做法严重破坏了乌克兰的商业和金融环境,所产生的影响将持续很长时间。

  今年1月,乌克兰司法部长帕夫洛·彼得连科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我们都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无可否认的是,司法系统并不干净,收受贿赂、腐败、裙带关系等现象确实存在。”

  乌克兰法官群体的腐败现象不但在国内备受瞩目,其调查进展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据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给乌克兰的贷款中,下一批175亿美元款项能否到位,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乌克兰的改革措施是否取得成效,其中包括反腐举措。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月发布的一份报告,这一国际组织呼吁乌克兰两大反腐机构国家预防腐败局、国家反贪局展开更紧密的合作,从而更有效地整治腐败乱象;敦促乌克兰在6月底以前通过立法,以便设立一个专门的反腐法庭。

  观察人士介绍,乌克兰当局出台的反腐措施之一是,要求法官以及其他公职人员申报资产。结果显示,大约30名法官承认拥有保时捷豪车,而蹊跷的是,他们的年薪仅为1万美元至1.3万美元之间;另有多名法官被曝持有大量现钞,与其正当收入明显不成比例。

  此外,乌克兰还取消了法官群体的司法豁免权,并撤销了议员指派法官的权力。知情人士说,乌克兰国家预防腐败局、国家反贪局分别就法官资产状况展开了独立调查,但该人士拒绝透露受到怀疑的法官名单以及具体调查进展。

  阻力重重 扑朔迷离

  乌克兰反腐部门的一些官员透露,他们在推进反腐的过程中遭遇巨大阻力,既有来自政府高层的,也有来自议会的。乌克兰国家反贪局局长阿尔乔姆·斯内克接受采访时也说:“我们感觉到,未经改革的旧制度正在顽固抵抗。”

  就在乌克兰当局执行打击贪腐专项行动时,一项议案引发争议。反对者认为,该议案一旦获议会通过,将意味着代表既得利益的某些政府部门有权从国家反贪局手中接管某项反腐调查,从而有可能造成相关调查不了了之。

  一些观察人士形容,这项议案犹如为涉贪的政商界大腕提供了一把“保护伞”,对乌克兰的反腐努力而言可谓一记重创。

  5月1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负责乌克兰事务的官员罗恩·范勒登向乌克兰总理格罗伊斯曼罕见地递去了一封信件,敦促乌克兰当局确保国家反贪局的反腐行动不会受到干扰。

  范勒登没有直接提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乌克兰的175亿美元贷款是否会受影响,但分析人士认为他在信中作出了某些暗示。按照范勒登的说法,这项议案与双方商定的贷款条件存在“不一致”。

  面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一些西方国家的施压,乌克兰议会5月17日决定暂时搁置这项议案。乌克兰议会执法委员会主席安德烈·科热米亚金打算成立一个工作组,讨论这项议案的后续事宜,而据不少熟知内情者预测,该工作组将会正式终结该议案。

  在推动乌克兰高官“晒”资产的行动中,令人意外的是发生了一个不无尴尬的小插曲。乌克兰总检察长尤里·卢岑科5月24日透露,负责研发乌克兰议员和官员申报资产数据库的米兰达软件公司总裁尤里·诺维科夫涉嫌侵吞公款,并偷偷汇往自己的海外银行账户。

  调查人员说,米兰达软件公司拿到这一研发数据库的政府合同后,诺维科夫把研发任务转包给一名大学教授及其学生团队,却截留了大笔项目拨款据为己有。

  卢岑科向乌克兰议会报告说:“诺维科夫决定侵吞公款,逃避交税。他通过一家虚构的公司,把大笔款项转汇到爱沙尼亚的某个银行账户。”

  诺维科夫拒绝相关指控,称自己遭到陷害。由于乌克兰反腐行动遭到不少阻挠,这起最新案件更是扑朔迷离,受到各方持续关注。(特约记者 杨舒怡)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