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调查政坛“组团腐败” 前部长家中藏巨额现金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2017-11-06 10:46: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130599

  巴西前政府事务秘书长热德尔·维埃拉·利马9月8日因涉嫌贪腐被捕,警方从他位于萨尔瓦多市的一处住所查获现金5100万雷亚尔(约合1652万美元)。

  巴西政府前任和在任部长卷入腐败丑闻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9月,时任总检察长罗德里戈·雅诺特指控前总统卢拉·达席尔瓦、迪尔玛·罗塞夫等8人“组团腐败”,并以相同罪名指控前总统若泽·萨尔内和多名议员,将大规模反腐调查“洗车行动”引入新层次。

  巴西知名反腐法官塞尔希奥·莫罗10月初说,“洗车行动”即将收尾。三年来,巴西司法界不遗余力地推进“洗车行动”,以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为突破口,不断追查政商勾结丑闻。而在这一过程中,包括法官和检察官在内的反腐先锋也遭遇了不少质疑,甚至是挑战。

  前部长家中藏巨款

  巴西前政府事务秘书长利马9月8日因涉嫌贪腐被捕。警方当月5日搜查他在北部城市萨尔瓦多的一处住所,在行李箱、纸箱和背包中找到5100万雷亚尔现金,并在上面发现利马的指纹。

  这笔现金数额如此庞大,警方用7个点钞机点了14个小时才算清。

  这处公寓的主人接受警方问话时称,他把房子“借给”利马,因为对方声称要用来存放已故父亲的遗物。

  法新社报道,法官还发布另一份搜查令,要求搜查利马母亲的住所,很可能会在那里找到更多证据。

  去年11月,因涉嫌贪腐被捕的巴西前文化部长马塞洛·卡莱罗向警方供称,利马曾利用职权向他施压,让他批准在萨尔瓦多建造一栋临海的30层高楼。卡莱罗受此事影响辞职。

  萨尔瓦多是巴伊亚州首府,也是巴西最古老的城市,同时是利马的家乡。据传,利马已经订购涉事高楼内一套公寓房。而该大楼开发商是利马的一个朋友。事件曝光后,利马被迫辞职。

  路透社报道,涉事大楼先前因选址在历史保护区内而未得到建筑许可。巴西古迹保护机构将此事向文化部汇报,时任文化部长卡莱罗随后介入。

  利马今年7月因涉嫌阻碍司法被捕,获释后遭软禁。警方不久前启动另一项关于巴西联邦储蓄银行的贪腐案调查,利马也卷入其中。

  政坛精英涉腐“群像”

  现年58岁的利马曾是巴西现任总统特梅尔的亲信,负责处理政府与国会关系。特梅尔先前誓言清除政坛腐败。而时至今日,特梅尔政府中已有数名部长因涉腐下台。

  去年5月,时任临时政府计划部长罗梅罗·茹卡企图通过弹劾罗塞夫以阻挠针对巴西石油公司腐败案调查的录音遭曝光,随后被停职。

  几天后,时任透明、监察和审计部部长法比亚诺·西尔韦拉也因录音丑闻宣布辞职。

  6月,巴油腐败案嫌疑人、前巴西石油运输公司总裁塞尔吉奥·马沙多声称向时任旅游部长恩里克·阿尔维斯提供非法政治献金。阿尔维斯当月提交辞呈。

  今年4月,巴西联邦最高法院法官埃德松·法欣批准时任总检察长雅诺特对108名政要展开涉嫌参与奥德布雷希特建筑公司腐败案的调查。

  这些政要包括巴西总统府民事办公室主任埃利塞乌·帕迪利亚、外交部长阿洛伊西奥·努涅斯和农业部长布莱罗·马吉等9名政府部长,参、众两院议长,3名州长以及约70名议员。这批“政坛精英”涉嫌的罪名包括索贿、受贿、洗钱、有组织犯罪和招投标造假等。

  制度助长腐败

  自上世纪80年代巴西民主化以来,政客贪腐对这个拉美国家来说已不是新鲜话题。德新社援引一份近期民调结果报道,94%的巴西受访者认为,政界人士没有做好本职工作。

  新华社驻里约热内卢记者援引巴西政治学家的观点报道,巴西现行的政治体制、文化传统和法律体系一定程度上为腐败创造了条件。

  首先,巴西实行多党制,各党派实力分散,竞选活动往往成为候选人之间比拼财力的过程。受制于选举法的规定,额外竞选开支只能通过私设小金库来解决,这催生了政党与企业间的权钱交易。

  同时,巴西拥有特别的“政治任命”人事制度,允许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一把手将亲朋好友安排在本单位内任职。这些靠裙带关系出任要职的官员和企业高管往往会成为贪腐高发人群。

  其次,巴西社会存在根深蒂固的“掮客”文化,牵线搭桥、获取佣金成为社会常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巴西政客热衷于开设公关公司,也解释了巴油高管为何敢在合同上加价获取私利。

  再次,法制漏洞也助长了腐败现象。尽管巴西司法部门独立性较强,但总体而言,司法体系效率较低,对腐败行为难以起到震慑作用。比如,巴西法律规定,部长和议员享有刑事豁免权,只接受最高法院调查,普通法院无权调查。但最高法院人少事多,导致不少腐败官员长期逍遥法外。

  此外,巴西司法程序繁琐复杂,当事人几乎可以无限制地上诉,这使得一些腐败案件最终不了了之。

  前元首受控“组团腐败”

  现阶段,在巴西检方看来,众多政府官员涉腐已不再是单纯的群体现象,而是“有组织犯罪”。

  时任总检察长雅诺特9月5日以“组织犯罪团伙”等罪名向最高法院提起诉讼。

  雅诺特在诉状中说,卢拉、罗塞夫等劳工党8名要员2002年至2016年通过操控巴西石油公司等国有企业,收取大约4.8亿美元贿赂,涉嫌组织有组织犯罪团伙、腐败和洗钱等。

  雅诺特指控“卢拉是这个犯罪团伙的重要领导人”,理由是他担任总统时有权任命公职人员,卸任后则通过对罗塞夫施加影响,继续掌控这种权力。

  针对最新指控,劳工党发表声明,称毫无根据。卢拉的律师称,这是司法机关为了迫害卢拉而滥用法律。罗塞夫的代表也表示,总检察院未能提供支持所控罪名的任何证据。

  9月8日,雅诺特向前总统若泽·萨尔内和5名民主运动党议员以及1名社会民主党前议员提起诉讼,指控他们“组织团伙犯罪”,收取8.64亿雷亚尔(约合2.8亿美元)贿金。

  萨尔内从1985年至1990年任巴西总统;卢拉2003年1月就任总统,2007年1月获得连任,2011年1月卸任;他的接班人罗塞夫2014年赢得连任,2016年被赶下台。

  反腐先锋“不好当”

  自反腐调查“洗车行动”2014年启动以来,巴西司法机构接连曝光贪腐丑闻,几乎每天都有工作进展公布,让遍布该国多个行业的“蛀虫”无处遁形,从揭露巴西最大建筑企业奥德布雷希特公司的特大海外行贿丑闻,到对将不合格肉制品投放国内外市场的黑心肉制品企业展开“劣肉行动”,再到追查里约奥运会申奥贿选丑闻……

  这些大行动屡屡震惊国际社会并赢得赞誉。10月初,巴西知名反腐法官莫罗告诉媒体记者,“洗车行动”进入最后阶段,而他本人也“有些疲倦”。这一感慨反映出司法界人士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实际上,巴西反腐行动的展开并非一帆风顺,在民间广受赞誉的“反腐先锋”也常常遭遇质疑甚至是挑战。

  9月13日,巴西前总统卢拉再度因腐败罪名出庭。庭审期间,卢拉宣称自己遭政治迫害,并且怒怼莫罗。

  卢拉当庭质问:“难道要我明天回家后、与8个孙辈孩子吃饭时告诉他们,我被迫面对一名不公正的法官作证么?”

  莫罗是巴油腐败案的主审法官。按美联社的说法,作为“洗车行动”的两大“主角”,莫罗和卢拉曾多次“交锋”。

  去年,卢拉的律师就要求换法官,称莫罗有政治倾向;今年5月,卢拉前往巴西联邦法院,首次就贪腐案接受法官质询,在与莫罗面对面的过程中,卢拉不时挥拳砸向桌子和上面的文件;今年7月,莫罗裁定,卢拉在涉及奥亚斯建筑公司的案件中贪腐和洗钱罪名成立,判处他9年6个月监禁以及19年内不得担任公职。目前,卢拉仍在就这一判决上诉。

  今年1月,另一名知名反腐人士、最高法院法官特奥里·扎瓦斯基所乘飞机坠海,坠机原因蹊跷。由于他死前正在评估关键证据,被视为掌握着数十名政要的命运,有关部门随即着手调查这起空难是否有人“故意捣鬼”。媒体当时分析,扎瓦斯基的去世将令案件审理进展受阻、许多线索中断。

  作为“洗车行动”的一把手,巴西总检察长雅诺特9月18日卸任。雅诺特在任期内一共对政治人士提起35项指控,对450名政商两界人士启动调查。他强硬的行事作风也引发不少争议。

  雅诺特的继任者克尔·道奇随后宣誓就职,成为巴西历史上首位担此职务的女性。作为“洗车行动”的新任负责人,她在就职仪式上强调“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道奇能否对政界腐败活动“绝不手软”,是目前舆论界关注的焦点。(特约记者 杜鹃)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