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涉贪前议长获刑国会被指掣肘反腐进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2018-05-28 15:51: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186489

  印度尼西亚国会今年2月通过一份法案,要求任何针对国会议员的调查必须先征得国会道德委员会批准才可启动,不尊重国会或国会议员的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新法在这一东南亚国家内部被指为惩治腐败委员会制造调查阻力,以及削弱对议员的舆论监督。

  法新社报道,印尼近些年至少8名国会议员因涉嫌腐败遭逮捕,最臭名昭著的当属国会前议长塞特亚·诺凡托。

  因伙同他人侵吞电子身份证项目公共资金,诺凡托上月下旬被判15年监禁。这一案件事关民生,多次登上印尼媒体头条。这名曾经的政界精英因屡次称病躲避司法审理而成为社交媒体的笑柄。

  为避审理招数多 最终获刑15年

  2011年至2012年,印尼计划向全国民众发放新一代电子身份证,项目总耗资约4.5亿美元,其中1.7亿美元遭人“中饱私囊”,超过资金总额的三分之一。这一项目因而一度停滞不前、大批民众未能如期领到新版身份证,工作、生活受诸多影响。

  雅加达反腐败法庭4月24日裁定,诺凡托滥用职权、非法致富,判15年监禁、罚款5亿印尼盾(约合3.6万美元),出狱后5年内不得担任公职。

  法官延托说,“被告故意从事腐败活动……利用自身权力、机会和地位……令自己、他人及一家企业致富”,他触犯了印尼2001年开始施行的《反腐败法》。

  听取判决书时,诺凡托面无表情。被法官问话后,他声音颤抖地说,将考虑是否上诉。

  检方说,包括诺凡托在内的80名政府官员和一些企业盗用项目资金。诺凡托本人从中取得大约740万美元非法收入。检方先前寻求判处诺凡托16年监禁。

  法庭文件显示,涉案商人和内政部官员认为,拉诺凡托“入伙”更有利于侵吞公共资金,他们看中了诺凡托在议会的影响力,认为他能推动这一项目获得预算和资金支持。诺凡托“入伙”后,故意拖延项目上马时间,同时抬高项目预算,为不法分子中饱私囊提供机会。

  诺凡托多次组织会议,推动国会为这一项目注入资金,参与将赃款转移至国外,以便逃税和逃避司法人员的追踪。他还参与在一间议会办公室内与其他涉案人员一道“瓜分钱财”。

  雅加达反腐败法庭裁定,一旦诺凡托的个人资产拍卖所得不足以偿还740万美元的非法收入,他的刑期将追加2年。

  印尼惩治腐败委员会去年4月禁止诺凡托出国,7月将他定为嫌疑人。

  诺凡托否认有罪,先前一直设法躲避惩治腐败委员会质询。去年9月,社交网络上流传一张他躺在病床上、连着心电监护仪的照片。网友讽刺,他为了躲避执法人员问话而装病。

  去年11月,调查人员前往他的豪宅实施逮捕,扑了个空。由于担心他逃到海外,调查人员在雅加达全城紧急搜捕。诺凡托随后出现在一家医院。他的律师称,诺凡托开车撞上电线杆,伤势严重。这一说法在网络上再度引发嘲讽。惩治腐败委员会说,独立医疗小组鉴定诺凡托无需住院。诺凡托随后被收押。

  调查发现,诺凡托的律师实际上事先与一名医生串通,在医院内为诺凡托“预留”病房,等待诺凡托佯装出车祸后入住。这名律师和医生已经被控妨碍司法罪名。

  去年12月,雅加达反腐败法庭开庭审理有关诺凡托的案件,其间他故伎重施、宣称连日腹泻,导致庭审中断数小时。

  诺凡托在案件审理期间招供其他政府官员受贿,借此寻求轻判,没能如愿。

  反腐战打胜仗 印尼政坛鸣警钟

  电子身份证系统采购腐败案是印尼惩治腐败委员会的调查重点,牵扯中央和地方政府高官。已有两名内政部官员分别获刑5年和7年监禁,一名商人获刑8年监禁。美联社报道,另有数名政界人士可能卷入丑闻。

  维里斯克-梅普尔克罗夫特咨询公司东南亚问题专家胡戈·布伦南说:“诺凡托曾经颇有政治威望、人脉资源广泛,他被判15年刑期将为印尼政界精英敲响警钟,让他们在参与腐败活动前三思。”

  印尼副总统优素福·卡拉说,诺凡托获刑“对每一个没有依法行事的人都是警告”。

  非营利组织“印尼腐败观察”成员阿德南·托潘说,诺凡托获刑是印尼惩治腐败委员会取得的一大里程碑,诺凡托“非常有影响力、关系网强大”。

  有媒体评论,诺凡托获刑堪称印尼反腐战争中的一场胜仗,因为曾经身兼国会议长和国会第二大党领导人的他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深陷多起腐败丑闻,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包括导致大笔国有资产损失的“巴厘银行案”以及涉及6万吨越南大米的走私案。

  2015年,他因涉嫌向美国企业麦克莫兰自由港公司索要股份而被迫辞去国会议长职务。当时有传闻称,诺凡托原打算在得到好处后帮助这家矿业巨头延长在印尼的经营期限。2016年,他洗脱相关嫌疑,重新当上议长。

  去年12月,因电子身份证项目腐败案接受审理的诺凡托再次辞去议长职务。他所任的专业集团党主席职务被人接管。

  尽管如此,不少印尼人仍然对4月下旬的量刑判决不满。“印尼腐败观察”在社交媒体上所作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受调查者对15年的刑期不满。同一机构前一份民调结果显示,77%的受调查者认为应该判诺凡托终身监禁。

  抬高调查门槛 国会为反腐设阻?

  一家国际腐败监督机构发布的2017年全球清廉指数显示,印尼在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相对靠后,位列第96位。

  印尼国会近期通过的一项法案引发不少争议。新法要求任何针对国会议员的调查必须先征得国会道德委员会同意并且取得总统书面认可才能启动,不尊重国会或国会议员的行为将被追究刑事责任。

  法案今年2月获国会表决通过,总统佐科因不赞成法案内容拒绝在法案上签字。只是,法案于3月自动生效。佐科建议反对者推动最高法院废除新法。

  数百名不满新法的示威者3月中旬聚集在位于雅加达的最高法院周边。一些民间团体向法院递交了要求审核这部法律的申请。最高法院一名发言人说,已经收到相关申请,但要数月才能作出裁定。

  民间组织“印尼国会监督员”成员塞瓦斯蒂安·萨朗说:“如何界定不尊重行为?法律没有清晰解释,可能被议员滥用,以让批评人士噤声。”

  法新社指出,印尼国会被指是这一东南亚国家最腐败的政治机构之一。另有批评人士说,新法为惩治腐败委员会的调查行动抬高了门槛。

  印尼惩治腐败委员会近些年多次亮剑。2013年,因这一机构的调查结果,青年和体育国务部长安迪·马拉朗恩落马。2014年,被惩治腐败委员会指认利用职务之便挪用朝觐基金并为亲信牟利的宗教部长苏里亚达马·阿里辞职。同年,能源和矿产资源部长耶罗·瓦芝因遭腐败调查而辞职。佐科上任总统后,要求惩治腐败委员会严格审核所有内阁人选,从而确保新一届内阁的清廉度。

  这一机构也曾遭遇不少反腐阻力。去年4月,委员会成员诺韦尔·巴斯韦丹在雅加达街头步行时遭人泼酸,受伤入院急救。诺韦尔当时正在调查电子身份证项目腐败案。印尼《雅加达环球报》上月报道,一年过去了,警方对诺韦尔遇袭案的调查仍然没有眉目。

  新加坡东南亚研究院研究员迪西·希曼德钱塔克说:“印尼公众认为惩治腐败委员会的工作富有成效,同时深知政坛中的掣肘力量强大、肃清腐败不是易事。”

  肃贪无惧阻力 反腐捷报频传

  尽管遭遇阻力,惩治腐败委员会一直没有为调查“减速”或“刹车”。2月,惩治腐败委员会逮捕了14人,包括南榜省的地方政府官员、公务员、地方议员和商人。

  惩治腐败委员会调查人员说,省政府官员为推动地方议员通过一项借贷议案,伙同商人向多名地方议员行贿总计10亿印尼盾(约合7.38万美元)。

  同在2月,占碑省省长祖米·佐拉被惩治腐败委员会起诉受贿罪名。他涉嫌收受贿金60亿印尼盾(约合44.5万美元),这是他将基础设施项目交予特定承包商所得的“回扣”。惩治腐败委员会调查人员在他的家和办公室中发现48亿印尼盾(约合34.5万美元)的现金。

  除调查外,惩治腐败委员会也在积极开展反腐宣传。3月初,委员会位于首都雅加达的办公地迎来一批特殊客人:参加2018年印尼选美比赛总决赛的39名佳丽。

  委员会的发言人说,为清除腐败,公众必须成为积极的参与者,选美比赛的参赛者可以帮助拉开舆论监督活动的序幕。“我们需要宣传有关腐败的信息,公众需要了解如何防范。希望借不同的机会宣传反腐精神。”

  几年前,这一委员会还广泛利用新兴媒介教育民众,不仅开办了电视频道,还开发了一款反腐手机软件。(特约记者 李慕然)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