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异地交叉巡察破解“熟人困局”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作者:      2018-05-10 15:09: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181395

  “针对扶贫领域发现的问题,共梳理形成问题清单12份、问题522个,已退回、追缴、使用财政资金置换各类扶贫资金3504.05万元,谈话提醒、诫勉教育258人,党政纪处分79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4人……”日前,福建省三明市委晒出扶贫领域交叉巡察“成绩单”,受到群众一致好评。

  2017年5月,三明市在开展省级市县党委巡察试点工作基础上,充分借鉴巡视工作的成功做法,认真总结提级审查、异地交叉审查、派员指导审查等实践经验,探索推行交叉巡察,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工作机制,全力打通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最后一公里”。

  直面问题,创新开展交叉巡察

  “近年来,从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专项检查和执纪审查、问责追责来看,很多巡视覆盖不到的市县乡村四级党组织不同程度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等方面管党治党宽松软问题,市县两级党委落实主体责任缺乏有力抓手。”三明市委巡察办主任袁富力说,同时市县两级党委也面临着自我监督难、“同体监督难”等“历史周期率”窘境,导致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难以落地生根。

  提及全面从严治党工作,市委巡察办副主任吴其术补充到,以往等案发后才采取“一案双查”等问责追责的被动式做法,不仅对党员干部不负责,也不符合全面从严治党精神。

  为此,2016年初,三明市把市县巡察作为加强党内监督的重要举措和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的有力抓手,在全省率先探索市县巡察工作。至2016年6月,全市12个县市区先后建立巡察机构,陆续启动了巡察工作。

  然而,随着巡察工作的开展,一些困难和问题逐渐显现。特别是越往基层,熟人社会监督难问题越突出。市县乡村圈子小、熟人多,“圈子文化”比较盛行,家族势力盘根错节,亲情乡情难以避免等等,这些都给市县巡察工作带来不少阻力。尤其是对于一些块头大、职能强、资金项目多的强势单位,本级巡察难度更大,巡察效果难以保证。

  如何破解常规巡察遇到的困难和阻力,推动巡察工作向纵深开展?2017年5月,三明市开始探索开展交叉巡察,着力减少关系网和说情风对基层巡察工作的困扰。

  “本次交叉巡察要重点围绕扶贫领域腐败和‘四风’问题等5个方面专项治理活动,着力发现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操纵破坏换届选举等突出问题,实现对村(居)巡察全覆盖,为今年村级组织换届打基础、做准备。”4月2日,在宁化县“以乡带村”交叉巡察工作动员会上,县委巡察办主任邱北苓说。

  据介绍,此次交叉巡察按照“三不固定”机制从各县直部门、乡镇分别抽调纪检监察、组织、审计、住建、财政等专业人员任交叉巡察组成员,并实行回避制度,明确抽调的巡察组成员不得参与对本乡(镇)的巡察工作,最大程度地破解人情干扰。

  “宁化县地小熟人多,各乡镇人员之间联系频繁,难免出现‘打招呼’的情况,监督执纪总会有所顾忌,启动交叉巡察,能有效减少‘熟人社会’和‘说情风’对巡察工作的干扰”,任交叉巡察一组组长的黄发芳道出了原委。

  这只是市县两级巡察机构开展交叉巡察的一种方式。随着交叉巡察的深入开展,三明市根据巡察重点和地域实际,创新推行了提级交叉、联动交叉、划片交叉、全交叉、县域交叉、混合交叉等交叉巡察方式,有效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

  破解瓶颈,深入推进交叉巡察

  创新工作能有效解决原有困难,但同时也难免遇到新问题,交叉巡察亦是如此。针对交叉巡察中遇到的困难,三明市采取“分类施策、逐个击破”的方法,逐步完善工作机制,确保交叉巡察良性运行。

  2017年5月,市委派出2个巡察组分别对将乐县林业局、尤溪县农业局开展交叉巡察,其中对尤溪县农业局开展巡察的巡察组组长、副组长分别由抽调的建宁县、宁化县巡察组负责人担任,巡察结束后就碰到对谁负责、向谁汇报、由谁跟进等主体责任不明晰的问题。

  “为解决这类问题,我们主要采取提级交叉巡察。由市级统一协调、牵头负责,交叉巡察组组长由市委从市级巡察组长库中挑选委派,副组长和组员从县(市、区)成建制抽调,交叉巡察组对市委负责。”市纪委秘书长邹长福说,市委“五人小组”和市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听取巡察情况汇报后,由巡察组向被巡察单位所在县(市、区)委“五人小组”通报,并要求县委督促被巡察单位落实好后续整改工作。

  在推进交叉巡察中,由市或县本级巡察组对重点部门、重要领域、重点乡镇及城中村开展巡察存在不少阻力,由于巡察组人员大多是临时抽调的,不敢、不愿监督等问题仍然存在。

  如何破解?答案依然是实行提级交叉巡察。三明市紧紧抓住“市县联动”“上下联动”这个关键,着力解决影响市县交叉巡察不敢、不愿监督问题。

  “在探索开展交叉巡察过程中,我们遇到过巡察组对异地情况不熟悉、发现问题不精准的情况。”市委巡察组组长范与红说,主要表现为巡察人员不熟悉异地情况与历史背景,与被巡察单位所在地的部门单位沟通协作不够,巡察发现的问题多为面上问题。

  为解决这类问题,三明市除在巡察前做好相关信息收集、业务培训等准备工作,巡察过程中充分发挥当地巡察机构作用、加强部门单位的沟通协调之外,重点采取半建制交叉的方式组建巡察组,即交叉巡察组的其中一名副组长和联络员由被巡察单位所在县(市、区)委委派,发挥其熟悉本地情况的优势,增强巡察的实际效果。

  2017年6月,清流县委巡察组在巡察县卫计局期间,该局医政中医股股长余毅光,拍桌子、摔凳子、大声叫骂威胁巡察组工作人员,且不按要求提供相关资料,严重干扰巡察工作,造成了恶劣影响。随后,余毅光被免职、降低岗位等级处理。

  这只是交叉巡察遇到的不支持配合甚至抵触巡察现象的一个缩影。“我们遇到的不支持不配合现象主要表现为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辱骂威胁巡察组工作人员,未按规定提供相关资料甚至拖延,个别党员在个别谈话时对巡察组工作人员缺乏信任、不敢不愿讲真话道实情。”市委巡察组副组长谢幼宏说,针对这类问题,我们在做好巡查前宣传动员,鼓励被谈话人员以信访、“一对一”约谈方式反映问题外,对不支持配合交叉巡察工作的,强化问责力度,发现一起严惩一起,并进行通报曝光。

  此外,不少基层单位反映,交叉巡察组人员都是其他县(市、区)抽调,多轮次的交叉巡察,需耗费大量的差旅费、食宿费,无形中加重了基层单位的财政负担。

  针对这类问题,三明市在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同时,精准确定交叉巡察对象,重点把情况比较复杂、问题比较突出的部门系统、城中村和重点乡镇作为交叉巡察对象,对其他部门单位党组织的巡察主要依靠其自身力量开展,确保有限的巡察力量用在“刀刃”上,实现巡察效果最大化。

  以点带面,纠建并举形成震慑

  2017年7月,针对市委前期在尤溪县农业局和将乐县林业局开展提级、联动交叉巡察时发现的扶贫领域问题多的情况,由市委统筹组织,以县级纪委班子成员和巡察组长担任组长,成建制抽调乡(镇、街道)纪检干部、财政所长、经管站长等参加,以“全交叉”方式对142个乡镇开展专项巡察,做到扶贫领域问题全起底。

  2017年9月,市委对市交通运输局开展常规巡察,发现交通系统上下业务联系紧密且道路工程建设领域问题突出,于2018年1月组建12个市委巡察组,通过半建制抽调人员方式,对县(市、区)交通运输局开展县域交叉巡察。

  ……

  针对巡察工作发现的行业性、系统性问题,三明市遵循“提级、联动巡察—提级、联动交叉巡察—划片交叉、全交叉巡察—县域交叉、混合交叉巡察”的递进式交叉巡察路径,以点带面,一察到底,不留死角。

  发现问题是为了更好地解决问题。三明市紧紧抓住“整改落实”这一牛鼻子,在巡察组通报巡察反馈情况后,限期要求各县(市、区)委督促被巡察单位落实好后续整改工作,并对整改落实情况经常性开展“回头看”和督导检查活动,形成了“巡察市级部门、问题线索大起底、延伸巡察对应县级部门、推进系统整改”递进式交叉巡察工作机制,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2017年5月,市委对明溪县开展扶贫领域提级交叉巡察期间,发现该县部分乡镇违规套取专项资金,用于补充行政经费的问题。针对此类涉及全局性、领域性的重点问题,市委主要领导直接约谈该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督促县委认真抓好整改,在全市通报,并要求其他县(市、区)组织开展自查自纠工作。

  2018年1月,三明市对县(市、区)交通运输局进行交叉巡察期间,发现被巡察党组织均不同程度存在“党组织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党的制度形同虚设不落实、党内政治生活不严肃”等带有普遍性且越往基层越突出的问题,督促所在各县(市、区)委抓好整改落实,共发现“三大问题”238个,涉及全局性、领域性的重点问题12个。

  ……

  据统计,全市交叉巡察共发现扶贫领域问题1427个,其中主体责任落实方面231个、政策措施方面395个、项目资金方面553个、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52个,移交问题线索339条,已给予党纪政纪立案处理62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5人,向党委和有关职能部门提出深化改革、完善体制机制的意见建议351条。

  “下一步,我们将在总结完善的基础上,进一步健全交叉巡察制度机制,探索在组织领导、对象覆盖、监督重点、方法创新、成果运用等方面实现一体化,努力打响三明交叉巡察工作品牌。”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游宇飞充满期待地说。(三明市纪委监委)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