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喂”的记忆

——从手摇电话到智能手机

 来源:厦门市纪委监委网站      作者:      2019-10-17 11:04: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318121

  老家面临拆迁,年近七旬的老母亲着手收拾家中的杂物。滴滴滴,微信提示有讯息,看着微信头像,我知道母亲估计又找到什么宝贝了。“闺女啊,知道我找到什么了吗?那台喂喂喂啊!”

  “喂喂喂”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上个世纪80年代,每次去外婆家,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抢在外婆之前接听电话,开头第一句必然就是“喂——喂”。这是一台老式的手摇电话,没有拨号键,只有一个能转动的摇把。打电话的时候,要按着电话,猛地摇动手把,接通后由总机接线员转接到对方电话。记得那时的电话信号不好,跨县区就算长途 ,长途电话里又总是有沙沙沙的声响,却不妨碍电话两头的交流。

  时间跨入90年代,我们家也安装电话了,那是一台拨号电话,电话号码是五个数字。同一个市,即便是不同县区,拨打电话都需要先拨打县域所在的区号,每每要打电话给外婆,就得转动拨号盘,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拨动。嘚嘚嘚的声音,一阵阵传来,接通时的兴奋劲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自从有了电话,我家就成为整条街的呼叫总台了。邻居家外出参军、工作、读书的孩子们,每到周末就往我家打电话,而我就成为“小话筒”,一趟趟地跑去传唤。一通通电话温暖了异乡人的心,一次次的跑动,拉进了邻里间的距离。

  又过几年,电话通讯升级为程控电话。家中电话随之换成了按键机 ,电话号码从五个数升级为六个数字。每个县区电话号码的第一个数字代表所在县域,同一个市的人们,即便在不同县区不用再拨打区号了,按键直拨犹如钢琴发出的乐声,特别好听。那些年,每到除夕,老父亲就会守在电话旁,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拜年,据说那是当时最流行的拜年方式。

  时光飞逝,我上大学了,宿舍里面安装了插卡电话。每到周末,就是和父母、同学煲电话粥的时候。记得,舍友们时常急冲冲地跑进来,扬扬手上的传呼机,示意我抓紧聊完,她们要回个电话。是的,90年代中期开始,传呼机发展迅速,连大学生都几乎是人手一机了,唯一的缺憾是必须尽快找到电话进行回复。后来传呼机有了数字机、中文机。只要输入数字或是中文,就能告知事情,不用再火急火燎的找电话了。而数字机也催生了很多通信密码,现在还记得596是我走了,520是我爱你。

  千禧年跨年狂欢夜,同宿舍的学姐攒了大半年,买了一台诺基亚的手机,作为自己的新年礼物。比起早几年在港台电影里看到的大哥大、行动电话,学姐的手机好看多了,机身小巧玲珑,特别适合女生使用。经典的铃声,非常好听。只不过学姐说要省着点用,因为1分钟将近5毛呢,手机话费相比固定电话着实不便宜。

  邻近毕业,外出联系没有手机不方便,我咬牙花了2个月的实习工资,买了一部“手机中的战斗机”——波导手机。如今它静静的躺在我家的储藏间,虽然内存小,不能拍照,无法发语音,更不能上网,但是当时足足让我兴奋了好几天。手机放在包里,总是时不时拿出来查看,生怕错过电话或是短信。

  毕业多年,成家立业。从直板的诺基亚,到翻盖的摩托罗拉,从韩国的三星到中国的华为,从平板电脑到苹果的IPAD,家中的电子产品不断更新换代。爱人和孩子不再跟我抢电脑了,因为孩子可以用IPAD预约课程,爱人直接用智能手机刷剧看新闻。家中老人不会无聊了,老父亲用手机APP炒股、聊天、淘宝、下象棋,老母亲用微信视频随时随地就能和老姐妹们聊天,还会玩抖音。老人说,用手机上网不用担心流量,因为有家里WIFI,在外有大流量套餐;出门,忘记带现金也不怕,一部手机走天下,吃喝玩乐预约、支付一步到位。

  5G时代即将来临,信息随心至,万物触手及。科技的发展带来了便利,让生活越来越好。(漳州特房开发有限公司 纪检监察干部 王雅玲)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