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日记 | 林良菽:我愿做一辈子“慈乌”

 来源:福建纪检监察      作者:      2020-06-29 09:43:00      字体大小:[大][中][小]
5375710

  “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乡亲,都是我必须尽力孝敬的族亲。”看到老人们开心的笑容,我也由衷地高兴。回想起刚刚开办“老人之家”时,部分村民的不理解和自己受的委屈、听过的风凉话,现在想想都不算什么,和老人们开心快乐的每一天相比,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林良菽(前排右四)与村里部分老年人合影

  我出生在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莲塘村的一个普通家庭,从小父亲便教导我,做人要讲良心、有道德、守原则。有个故事一直伴随我长大:有一种叫“慈乌”的鸟,雏鸟长大之后会衔来吃的,反哺它的母亲。从小里说,是子女要懂得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往大了看,对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要抱着感恩之心为它尽一份责任。家国虽大,事业再丰,“老人之家”的乡亲们,始终是我心底最柔软的牵挂之一。

慈乌反哺

  我永远无法忘却人生关键节点上乡亲们的推一把、助一程:1998年,我从国企辞职回乡创业,厂房用地建设、政策咨询、人脉关系处理,一个个企业发展难题,在区、镇干部和莲塘村两委、莲塘村宗亲们的帮助和支持下迎刃而解。

  有段时间,我习惯开着自己的富康小轿车,到莲塘山顶俯瞰全村。如今事业有成,是时候为家乡、为乡亲们做些什么事了!按照“村企共建、村社共治”的思路,柯依达公司成立了党支部,决定以企哺村,先后出资400多万元进行旧村改造和新村建设,修道路,造公园,但总觉得还缺点什么。

莲塘村新面貌

  2010年的一天,一位朋友的来访对我触动很大,萌生了办“老人之家”的念头。

  朋友在闲谈间吐露了自己的苦恼:家中年迈的母亲由兄弟轮流照顾送饭,但由于几兄弟都比较忙,照顾不周。有一次送饭不够及时,老人捶胸怨言,说自己不该长寿。仔细想想,这在村里并不是个例。村里的不少老人除了一日三餐,很多时候就是搬着板凳坐在自家门口,一待就是半天,不仅缺乏运动,还缺乏交流,老人的精神世界也相当贫乏。

  现代社会,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外出创业打拼,越来越多的老人也成了独居老人或孤独老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这是孟子对“老有所养”的理想描绘,我想尝试与乡亲们共同努力,将这样的理想变成现实。

  说干就干,我先是动员林氏族亲,做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把位于村道西边的族亲老祖屋腾出来,再通过共同缔造的方式,投入资金将老宅好好修了一下。2010年4月,第一座“老人之家”落成,免费为村里的老人提供一日三餐。 

老人之家

  地方有了,却很难被乡亲们接受:儿女们怕被人嘲笑不养老,老人们担心食品不卫生。有人背后戳脊梁骨:“真是自以为是,我家老人为啥要你来养?”朋友劝我:“别不务正业了,净干吃力不讨好的事!”父亲虽然已经患病,但仍然十分支持我,当时就开导我:人这一辈子时间很短,总是要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对乡亲们有益的事、自己认为值得做的事,就一定要坚持做下去。

  一开始,先发动我的长辈宗亲至亲来“老人之家”就餐,第一个月只有20多个人。他们每天走来这里,吃完饭聊聊天,热热闹闹,开开心心。村里其他老人听说了,从好奇到观望,又从不好意思到喜欢,越来越多老人也走进“老人之家”的大门。后来,屋子坐不下了,2011年经过莲塘村党总支多方协调,党小组长林保国等人主动把位于村道东边的自家老宅贡献出来,我们又把它改造成了第二座“老人之家”,并命名为“颐养堂”。这样村子东西两侧各有一座“老人之家”,更方便村里的老人就近就餐。

林良菽(右二)陪老人共进午餐

  村里的黄阿婆84岁啦,十年前走路都要拄拐杖,后来,她来“老人之家”吃一日三餐,一天往返6趟,还跟老人们一起环绕水塘公园周边散步,现在已经不用拄拐杖了。而且,两年前她还自愿在“老人之家”当义工,帮忙分饭,做“知心大姐”开导姐妹们的烦心事。“老人之家”思想工作负责人黄小梅主任跟她开玩笑说,她称得上是最老的义工啦!可以去申报吉尼斯纪录。

  今年,是“老人之家”开办的第十一个年头,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莲塘村幸福老人服务中心,“老人之家”的管理更加规范有序。老人们在这里不仅免费吃饱了一日三餐,而且在“老有所养”基础上,实现“老有所为”“老有所乐”。社会各界包括村里的年轻人也时不时地给“老人之家”送些米面油和新鲜的蔬菜;孩子们也经常来“老人之家”陪老人们说话、表演节目。这里不再仅仅是老人们的“免费食堂”,还是老人们的精神乐园,更成为村民传承孝亲文化的有效载体。因为精神相对富足,我们村的老人们与健康长寿更加有缘!口述:林良菽(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莲塘村党委第一书记、厦门柯依达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整理:陈秋晓  蔡冰宁

相关动态

©中共厦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厦门市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闽ICP备  13011616